舟放zx

我有酒,你有故事么?

总之,我写了一个圆。
狮院姐姐的蛇院妹妹祝她生日快乐,永远英勇。

甜奶混酒会上头3

我真的在写abo(ntm)


ASTA:

▼原创连载
▼沙雕联文,作者  @舟放zx  @Ayeas
▼喻嶝(dèng)&洛绮皓
▽第三章主笔 @舟放zx


     天气还没有转暖,冷得刺骨的空气和温暖的羽绒服形成剧烈的反差,喻嶝只想缩在衣服里美美地睡上一觉。


     但是不行。讲台上的罗老太兴奋了。


     开学考试的卷子批出来后,洛绮皓考了年级前十,除了语文比较平平无奇以外,另外几科都在优秀之列。


     班主任罗老兴奋得比平常声音都高了好几个度,毕竟班上第二名的学委跌出年级前30,班级前十的另外几个跌出前70,往后再无前100。


除了这几个人,这个班的水平平均得可怕。


“小家伙,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来我们班啊。”喻嶝戳了戳身边的人,小声问道。


周昶之前说洛绮皓以前是理院的,成绩一直很好,分科后按理来说不会转班,况且就算成绩在班上吊车尾,也是转到稍次的院士班去,没道理直接转平行班来了。


洛绮皓抿了抿唇,没说话。


“你就告诉我嘛,我们都已经…”话说到一半,一个浑厚的声音伴随一个粉笔头甩了喻嶝一脸。


“喻嶝!你缺考我还没骂你呢,你又在我课上开小差?你来了又不听课你来干嘛!就为了影响同桌学习吗!”罗老着实很不解,为什么这么好一孩子要上赶着去和喻嶝坐。但是他不好问,那只能骂喻嶝了。


“你给我站起来听!”


洛绮皓小心翼翼地看了喻嶝一眼,有些担心他和老师撕起来,结果没有。


一改在校外戾气冲天的样子,乖顺地站起来拿起崭新的卷子,甚至向老师鞠了鞠躬,


“罗老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下次不敢了。”


班上的人都开始哈哈哈,周昶很不给面子的从教室另一头说出真相,“喻嶝我信你个鬼哦,罗老他下次还敢!”


“喻嶝没有下次我把头切下来给你当球踢!”


“嶝哥说话没有可信度的!”


    喻嶝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置信:“同学爱呢?没有了吗?你们就这样欺负我?”


“……嘿不是,”罗老看着讲台下一片鹅叫,给整笑了,“小兔崽子些贫够了没啊,听课了听课了。”


     闹了这么一出,喻嶝悠哉悠哉地靠在墙上盯着卷子看得津津有味,不再搞事。


     喻嶝一直觉得其实物理卷子还是挺有意思的,只要不从答题的角度来看。


      一旁的洛绮皓却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,剃得干干净净的寸头、刀削般的脸部线条和小麦色的皮肤,明明是个戾气爆表的张扬帅气,却因为迷迷瞪瞪的眼神染上了柔软。


    明明在校外打架那么狠,在学校却这么好说话吗?


    好想离他更近一点。


    喻嶝察觉到了洛绮皓的视线后,心想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,总是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,殊不知早就暴露了。


    这么想着喻嶝笑盈盈地开始撕本子写纸条。


   “洛小家伙。”


    纸条上只有四个字,旁边的洛绮皓吓了一跳,抬头看他。


  喻嶝又写了一张丢过去,


“你看我这么久是不是喜欢我呀 |・ω・`)”


  洛绮皓盯着纸条发愣,整个人都僵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信息素还没分化,不要急。


反正马上就要体检了,小朋友们即将迎来第二性征分化期。


恭喜喻嶝达成每日一骚成就✓

槲寄生下接吻。

这个于死亡边缘漂泊多年的
灵魂,终于在他的吻里复活了。

甜奶混酒会上头2

ASTA:

---原创连载




---沙雕联文 @舟放zx  @Ayeas




---喻嶝(dèng)&洛绮皓




——我肝布星。




——第二章主笔 @Ayeas




   s市的冬天总是刺骨的冷,风像刀子一样划过人的脸庞,刺得生疼。




   喻嶝回到家的时候意外的看见桌上的丰盛饭菜。他挑挑眉,刚想感叹几句,就看见一个男人朝他走来,身上还穿着围裙。毋庸置疑,桌上的饭菜是他做的。




   他的脸瞬间僵了一瞬,那男人微笑着走了过来,笑容显得十分可亲。




   “阿嶝,回来了,快尝尝叔叔的手艺,你妈她差点吃完,还是我拦着……”




   男人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,因为对面少年脸上的嫌恶之色没有丝毫掩饰。他的眼型和他母亲极为相似,眼尾微微上挑,这双好看的眼睛里满是嘲讽。




   “谢谢您,我怎么配吃季总做的饭呢。”喻嶝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,说完还没等对方反应就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


   季江的脸色也冷下来,他转身进了另一间卧室。




   “他不吃。”




   屋里的女人本来卧在床上看花园宝宝,听他的语气委委屈屈的立马乐了,直起身来点了支烟,自顾自地抽了一口烟,凑近男人,把烟吐在男人脸上,男人闭了闭眼,又无奈的看着她。




   喻轻罗靠在墙上,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。




   “你明知道他不喜欢你,还非要强调是你做的,欠儿啊。”




————




   喻嶝也很委屈,他其实很想吃,那饭好香啊,不行,我喻嶝就算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吃一口季王八蛋做的饭,真香我就是王八。




   寒假过得很快,马上就开学了,不过这和他没什么关系,他照常每天12点起床,下午再到酒吧里镇场子,生活规律。




   最近周昶的夺命连环call让他不得不回学校一趟,喻同学翻箱倒柜找出一支笔,又出门花1.5买了一个本。完美。




   第二天他八点从床上爬起来,迷迷瞪瞪眼都睁不太开,就这样行尸走肉地走到了二中门口,走进高一七班。他到的时候第一节英语课已经快上完了,他从后门走进去,坐到自己座位上。




   啊——这熟悉的小眼镜,这熟悉的周永日,这熟悉的…嗯?




   洛绮皓正用怨恨的表情看着他。




   他吓了一跳,正在思考这个小家伙怎么到这儿了,叮铃铃的下课铃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


  “你,你为什么没来!”他听见那个小家伙质问他,他的声音和他的脸一样带着股少年气。他突然心情很好。




   “嘘。”他竖起一根指头挡在嘴前。




   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




   洛绮皓看他这副模样,也被勾起了好奇心,慢慢凑过去。只见喻嶝把手放在他耳朵前,呼出的热气扑在他耳边,痒痒的,他不禁红了耳朵。




   “小哥哥,我对你一见钟情了,这几天一直在准备彩礼。”




   洛绮皓瞪大眼睛,蓦的红了脸,往后退了两步,碰到了桌子,英语书从桌子上震了下来,喻嶝看着他这副样子,只觉得这小孩真可爱,好看的凤眼笑得弯弯。低下身子去捡书,书摊开的第一页上用秀气的笔迹写着:洛绮皓。




   苍苍云松落落绮皓,这首诗他背过。




  




  



〖ABO〗甜奶混酒会上头1

ASTA:

▼原创连载
▼沙雕联文,作者 @舟放zx  @Ayeas
▼混混校霸·学渣·骚话攻&小少爷·娇气·学霸·受
▼喻嶝(dèng)&洛绮皓
▼萌新选手,请多指教
▼可以骂我们写的差,不可以骂角色


▽小朋友们跟我念,喻嶝是攻。
▽第一章主笔 @舟放zx


     喻嶝醒来的时候十分尽职尽责地问出了经典疑问三连———


     这哪儿?我谁?出啥事儿了来着?


      然而并没有人。


      周围的环境明显是陌生的———不是周永日把自己捡回来的,稀奇事儿了。


      喻嶝抬手看了看,手臂包扎得挺漂亮。其他小伤也上了药。甚至为了让他好好休息连窗帘都拉上了。这次捡自己回来的人比周永日傻逼玩意走心多了。


     喻嶝脸不红心不跳地在心里拉踩了一番,深表嫌弃。


     透过窗帘的缝隙看过去光挺强,估摸应该正是中午些的时间。


      还没昏太久。


      醒来得如此孤独,喻嶝开始在心里刷弹幕。


      惨兮兮.gif


      我太难了,我上辈子一定是一道高数题。


     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……


     “终于醒了,睡得像头猪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 …咦。喻嶝短暂地愣了一下,转头望到门口不可一世的…小孩?那小孩满脸不耐烦,甚至烦躁地抓了把头发。


      喻嶝想起来了,好像是这个小孩带了人过来把他救走的。


      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那群狗逼打完架还折回来阴人。否则也不至于被揍成这样,丢人玩意。喻嶝有点烦躁,心里堵着口气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  手痒。


      想打架。


      喻嶝整个人气压都有点低,脖颈的筋骨线条隐隐动了动。


      洛绮皓看不懂这代表什么,但是看着坐在床上发呆不理自己的喻嶝,本能地觉得很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 得开口拉回他的注意力。


    “醒了就自己出来,脏死了你,捡垃圾的都比你干净。”


 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  这话可真够欠的,火药味儿能喷我脸上,别是故意把我捡回来挑衅我的对家吧。


      喻嶝不动声色地转头,微微抬眸盯着面前的小孩,也不说话。


       喻嶝本来就长了一张线条分明的脸,冷下脸的时候很能唬人。


      洛绮皓哪被这样威胁地盯过,盯得他浑身不自在,心里隐隐还有些失落。


      ——我好像又搞砸了,他会讨厌我吧…


     整个房间安静得不行,轻微的空调声在此时尤其突出,像是刻意突出两人间的尴尬气氛发出的嘲讽声。


     喻嶝还在秉承“敌不动我不动”的原则保持原状寻思着这人到底想干嘛,洛绮皓却受不了了,受不了被这么晾着。


    “啧。听不懂话是不是,醒了就下床啊,还真以为自己是猪有人伺候你吃饭呢。”


      明明是很嫌弃的语气,却说得磕磕巴巴的,别扭得很。


     喻嶝有些讶异,他似乎听出了些其他东西…他迟疑了一下,终于收敛了冷气认真看向面前的人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 宽大的白色卫衣,微抿的下垂嘴角,不敢看他乱飘的眼神,还有柔软的碎发。一束阳光透过未拉拢的窗帘缝隙打在小孩身上,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描摹他微红的脸颊和揉弄衣角的左手,淘气地把他想隐藏的心思统统摊出来。


     他在紧张。


     我好像吓到他了。


     喻嶝得到了这个结论后,突然就有点想笑,心里的郁结都散了大半。


      ———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啊。我大概确实还能抢救一下吧。


    “抱歉吓着你了,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有人要来阴我呢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
     喻嶝暗暗打量面前的小孩,看见他自以为不明显地松了口气,紧绷的肩线也松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 喻嶝啐了自己一口,自己刚才居然在欺负小孩,实在是太罪过了,不是人。


    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喻嶝,山登嶝。谢谢你救我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 “我…我没有要去救你的,你别多自作多情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——才怪,就是去找你的。洛绮皓在心里小声反驳。


     不过喻嶝不可能知情就是了。


    “哦~这样啊。”喻嶝感觉自己摸到了这小孩的路数。


      “那…小家伙,你为什么要救我啊?”喻嶝笑着下了床,发现其实小家伙也不算很矮,就是瘦,皮肤也是染着病气的白。


     看起来有点小可怜。


    “什,什么小家伙!怎么叫人呢你!”


      哦豁,踩雷炸毛了——炸毛了也好可爱。被治愈到的喻嶝一点都不生气,甚至心情越发明朗了。看着脸上红扑扑还自以为表现得很酷的小家伙,喻嶝起了点小心思。


   “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啊,”喻嶝故意放柔了声线,不把话说完等小家伙再次炸毛——


    “看你可怜而已,放在那儿太污染城市环境我才把你…”果然,洛绮皓立刻就出声反驳,想要掩盖什么似的。


   “小哥哥?”掐准时机接上上半句,喻嶝骚得身心舒畅,餍足地看着面前不可一世的小孩哑了声愣在当场。


     这下好了,直接从耳尖红到脖子根。


     喻嶝见此更是觉得这小孩好玩儿,故意笑盈盈地凑上去闹对方:“小哥哥,小哥哥?你耳尖粉粉嫩嫩的好可爱哦。”


     所谓兔子被逼急了也咬人的,比如现在这只熟透了的小兔子飞快地踩了喻嶝一脚,然后转身跑出了房间。


   “嘶…”别说小家伙踩人还挺疼,看来没留情。


     不过也好,大概以后都不会再怕我了。转身看见小家伙都要跑出大门了,喻嶝立刻大步追过去,笑嘻嘻地在后面慢悠悠地问,


    “小哥哥你别走啊,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?这里是你家吗?以后可以来找你吗?”


     喻嶝情急之下抓住了准备逃跑的某人的手腕,愣了。


    “你,你放开!”


     好细。


     异样只有一瞬,喻嶝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。绕到小家伙面前堵着他不让他走。


     像个诱拐无知少男的流氓。


   “你告诉我答案我就走呗,好不好嘛,小哥哥?”


    洛绮皓听出了喻嶝是故意的,故意把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,越发臊得慌。


   “洛…咳,洛绮皓,可以来。”最后几个字含含糊糊的,都快听不见了。


  “我告诉你了,你快让开!不是…你也出去!醒了还留在这儿干嘛,要饭啊!”


    洛奇浩?启浩?小家伙逼急了可能不太想解释了。唔……有点可惜,不过也差不多了,逗够了确实该离开了。


   “好好好,我走了我走了。”


    洛绮皓一把抓起桌上的袋子往喻嶝手里一塞,“快走快走!”


    喻嶝走出门关,伸手就揉了一把正低头把自己往门外推的洛绮皓,“有空来找你啊,一定给你带好吃的来,小哥哥再见~”


     骚完最后一句,喻嶝迅速关上门飞奔出了院子。


      不可能再回来的了。


     自己是什么状况喻嶝很清楚,不可能把人小家伙拖累到自己的圈子里来。毕竟一看就是个小可爱啊,不能被污染。


     有点可惜。


     这么可爱的人,可惜不能做朋友。


    走出一长截路之后,喻嶝才得空看了看手里的袋子。


   是外卖,还挺香。


  “我还真是来要饭的啊…”喻嶝摇摇头,嘴角却怎么都压不下去。


   ——小家伙也太小天使了叭,连饭都给我准备好了。


   ——有点可惜,我是不是错过了和他吃顿饭的机会啊。


   —— 小家伙家境应该还挺好的吧,家境怎么这么瘦。


   ——小家伙真白诶,奶白奶白的真可爱。就是看着有点病气,身体果然不好吧。


   ——小家伙以后一定会是可爱爱的Omega吧,太甜了1551


   ——小家伙…


    怎么满脑子都是这小家伙。


    喻嶝无奈地打住了脑内弹幕,小声警告自己,


    “喻嶝,你住脑,你做个人。”


     刚冷静下来,电话就来了。


     “喂。”


     “喻嶝你牛逼了啊,约架居然不跟我说?听说那群傻逼阴你?你他妈就不能把你打完架不走人的破习惯改改……你人呢,喂喂喂!”


 


    喻嶝有点绝望,来电话的是周昶,也就是周日天,人称逼逼机。


   “我没事,你可以了,闭嘴,你闭嘴。”


     


     试图阻止对面的咆哮。


  “谁知道这狗逼这么输不起直接拉人来阴我对吧,我现在准备回去了,真没事。”


    “那群人是那什么职高的吧,从今天开始那群人和我们不共戴天。”


    “别这么中二,现实点,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


     “……?”周昶觉得喻嶝可能是有点傻逼了,结果对面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。


     “没傻,我的意思是说下次直接来个狠的解决了得了,小打小闹的像什么样。”


     “猫咪互挠呢。”


     “……牛逼还是你牛逼,今儿我请客来不来?带你吃顿好的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。”


    “吃顿好的啊…”喻嶝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袋子,愉悦地拒绝了,“你自己去吃吧。”


   “老子现在不能更好了。”


    
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
周昶:? ??? ????


跟我念,喻嶝是攻。是的没错,主攻视角。


周昶(chǎng)


  


      

@Ayeas 的第一印象图。

真的是第一,第二印象就天差地别了(…)

未晞
cp秦且乐。

未晞是特别讨喜一小孩。是感性的,温柔的,坚强的,是个真正的小太阳。

草稿流营业,准备把所有崽崽画一遍,顺序是掷骰子决定(?)